學習型組織

2008-09-27參觀中華民國第十三屆國際版畫雙年展(國美館)

文 / 江志偉


9月27日週六,第三組學習型組織的活動選在國立台灣美術館,參觀來自世界各地的版畫名家的「中華民國第 3屆國際版畫雙年展」。

「版畫」顧名思義就是以「版」為媒介,經由藝術家將具象或抽象的符號表現在紙張或其他媒材上,傳達本身的理念或情感,與其他藝術品不同的是,版畫必須將之複製。而製作版畫的形式種類有平版、凹版、凸版、孔版等,近年由於數位時代的衝擊,利用數位影像手段衍生的「數位版畫」漸受版畫界的認可,無實質的「版」成為所謂的「第五類版種」。各種形式的版畫製作方式皆有其特殊性,而數位版畫的表現已跳脫傳統版畫所能表現的界線,作家更能隨心所欲將想法表現在作品上。

由於個人對於版畫所知有限,無法參透藝術家在畫面上所要表達的情感面,情感的部分是見仁見智,能否得到共鳴與作品得獎與否無關。但是單就對表現技法的部分,個人對於「數位版畫」這樣的界定反而存在質疑的看法,雖已受到版畫界的採納,但是仍有些處於模糊的規範。寫實技法可能是傳統版畫較難以跨越的地帶,數位版畫在這方面卻可輕易達成,這或許是數位版畫能脫穎而出的條件知一。反之,寫實並不是版畫所要追求的目標,版畫藝術的存在必有其意義與價值;對於數位技法來說,要寫實或模擬傳統版畫效果並非難事,一位對電腦影像處理熟稔的人士,做出一幅頗具版畫效果的圖面可以稱為數位版畫而在版畫界登堂入室嗎?還是非得有傳統版畫背景的藝術家,製作的數位輸出才有資格稱為數位版畫?當然,這其中仍存在代工的成分,版畫也並非得由藝術家親手製作,仍有許多是採取代工的模式,將之複製化,由藝術家取優者而後存之,藝術家是扮演著監督角色。

個人認為,版畫的可貴在於經由藝術工作者的雙手與版材之間的接觸,有輕有重的情感面,雖說是將它複數性,每張卻是獨一無二。數位版畫由機器輸出,每張精準到無法辨識,藝術價值恐怕得打些折扣,雖然兩者皆有達到藝術的原創性價值。
以上是個人在數位版畫的有限理解中,對於當前數位產品與傳統藝術平起平坐的感想,或許往後對數位藝術有更深一層的接觸後會有另一番解讀。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