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專業

2011-07-10極傳真數位複製畫介紹(三)

文 / 陳政雄


在興台彩色的噴墨列印輸出,供給印刷樣張用打樣輸出的色彩再現,是依靠印刷機在合宜印刷條件下,所印好IT8 7-4的色標去做模擬,才能使這個條件下的打樣輸出,將來印刷之時,可以有滿意色域表現,否則噴墨列印以它最大濃度、最大色域表現,輸出很好對比及色域「很漂亮」的打樣,客人也同意簽字付印,但到印刷生產時,這個樣張是無法達到濃度及色域表現時,接下來就會面臨客戶抱怨及退貨的危險。但在做數位複製畫列印時,噴墨列印出畫作本身就是終極產品,不再是被模擬對象,因此可以用最大濃度及色域表現,去呈現數位複製畫的再現效果,因此有較好色域表現。但不同紙張、不同媒材本身的色澤、吸墨性、墨的烘托效果和色光反射率,都會有所不同,所以在極傳真數位化的複製,人的因素是最重要,如何依藝術原作品的情況、特性,去擷取製作成最高品質數位影像檔,再做改善修整,然後使用數位噴墨機去做高解析力、廣色域的仿真媒材噴列,找到最好色彩再現條件,並將不同媒材在複製上的變因去除不利缺陷,呈現媒材特性,去符合複製藝術品的一切再現風貌,然後必須再依原作者的創作精神、藝術理念和個人特質,做細部到極細部的修整,使極傳真藝術品的結果,到藝術家也是真假莫辨程度複製,這一個須有藝術家的脈動感同深受,然後用最佳數位工具在對的地方做精準而細微的微調,這才是這門工藝「最核心能力」所在,缺少這種臨門一腳神來運作能力,所有高科技設備也只是裝飾門面的點輟品而已。

三、極傳真複製畫呈現的精彩度
中國近代最著名仿製畫家,他的仿製畫除了本身博通古今的藝術修為之外,他在仿明代畫作時,就會有接近當時和畫作所必要種類紙張或絹材,做為仿製基礎,然後再使用古壁畫或留存數百年的彩墨去繪製,因此在故意做老化處理下,使用材質是無懈可擊的,而且仿製又是仿畫頂尖高手其繪畫技藝甚至於超越原作者,在造形設色要找到破綻評擊的著力點十分有限,因此無懈可擊。

極傳神複製畫用的現代材料、現代數位科技,若說複製品質已高於營寶齋的木刻水印,在精細度上面、在色彩再現上,尤其大量生產每一張和每一張的印製差距是極為細微的,這是木刻水印所無法達到的。若不用放大鑑定,純用肉眼欣賞,興台彩色印刷的臻藝Giclée極傳神複製畫,不只材質考究、畫作完美呈現,同時可以經歷時間的考驗成為傳世作品。一種情況是創作的藝術家,依版畫的程序簽名蓋章,並且編號,成為「數位複製畫」,延伸了作者在作品在財產權之外的創作權。另外一方面畫作收藏者,可以在不販售營利下,將藝術畫作複製一份,做為長期展示觀賞之用,同時將原作妥善收藏,以減少老化及失竊的風險,這種極傳神複製畫,使藝術作品有了分身,也許更多分身供多數人欣賞。某位畫壇大師自己手邊幾乎沒有藏畫大多為人收藏,幸好晚年留下近百幅親自簽名蓋章的精緻「數位複製畫」,可做為未來個人美術館的主要創作品的展示用。

[ 回上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