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專業

2011-05-09明鄭中興大統曆現存台灣最老的印刷品

文 / 陳政雄


出版於1671年(清康熙十年)的「大明永曆二十五年中興大統曆」,這一本由鄭成功嗣子鄭經所世襲的「延平郡王」政府,在承天府台南市所印刷出版的。這裡要提出的兩個背景說明:1.「曆書」的出版發行,是國家由欽天監去觀測計算完成的一個年度太陰曆中二十四節氣,這個屬太陽曆精準的日期,須放入農曆太陰(月亮)曆裡面,而且要預測雨水多少、天候的冷熱時節更迭。因為古時候是「以農立國」,農業人口占總人口數85%左右,因此一戶農家所生產粧糘,最後只能拿出15%來養非農業人口,也就「士、工、商」的人,因此國家必須有前瞻而準確的曆書及天候預測,供農人在適時、適地的栽種合宜的農作物及收成,否則太早、太晚栽種,多雨、少雨栽種不對的作物時往往會歉收的,不只農民吃不飽,糧價也會上升很高的,很多人會因飢荒發生造反,使政權不穩動蕩的。因此曆書的印行是古時執政者國之大事,民間的天氣觀測者不能出書,若是亂出版曆書是殺頭罪的。而明鄭到台的1661年初和荷蘭人爭戰,到1662年2月才逼和荷蘭人,取得台灣的統治權,但是明代皇權是到桂王永曆十六年,就因清兵的攻陷下,永曆皇帝投江自殺,也就大大影響鄭成功的心情,在1662年5月辭世。所以這一本由鄭經統治下,在台南承天府延平群王所頒行大明永曆二十五年中興大統曆,在中原是不存在明朝的皇祚延續年份,也算是一種異數。鄭經王朝不敢以朝庭自居,只算是王爺程度的級別。在鄭經早期來台期間,仍領有金門及廈門,兩年後在1664年金門廈門失守,只剩台灣及澎湖兩地,到這本大統曆發行之年,鄭經應吳三桂、耿精忠、尚可喜三王之請,加入「三藩之亂」的華南戰役,意圖聯手光復中原,在最初收獲漳州、泉州及廣東潮州、惠州,但後來耿精忠降清,反而對鄭經發動攻擊下,一度後退又一度前進,最後鄭軍又被擊敗,而鄭經退回台灣後不再過問政務,卻也種下了後日清朝必須除去在台灣明鄭王朝,才能去除上背芒刺。為什麼提到這些歷史背景,主要是現存台灣印刷最古老印刷品,為什麼會產生、而為什麼又流落在英國劍橋大學圖書館的一些背景做資料,因為它存在明鄭送給英國東印度公司贈品清單裡。

大明中興大統曆印刷工作,是台灣在鄭經統治下,必須有自己印刷設施及生產能力。鄭成功在1650年佔有金門及廈門後,雖有進退,到1654年鄭成功逐步擴展領地,並在廈門改「思明州」,在思明州底下有六官,分別掌理重要政務,有吏官兼戶官,管理行政及物品供需、有禮官掌理秩序、廟堂、兵官掌理從事製造的,設有印局、軍器局。從鄭成功來台七年之前,在廈門政府編制下,就有印局從事官方的印璽掌控及印刷工作,主要是鄭成功雖棄文從武,但對於教育、軍事訓練非常注重,因此編有各種操演及訓練手冊,印刷成書供訓練及受訓人員使用,這也是鄭成功在行政體系,甚至於軍隊編制裡,都俱有印刷人才的證明。西元1658年鄭成功發動一次最大規模、也是最大冒險行動,從海上北伐,說是有十七萬大軍,應在三萬多人以當時船艦就要三、四百艘,先打下現在溫州的樂清縣,次年入長江經崇明島,打下鎮江,在攻南京失利下,只剩三千人左右回廈門,鄭成功的軍事失利在伯叔、家族間也引發很大的不滿,所以1661年與鄭成功有連繫的台南荷蘭通事何斌,因荷人驅趕來到廈門,他向鄭成功說明台灣沃野千里、物產豐饒,可以生聚教訓立足為反清復明基地,並有台灣相關地圖,而鄭成功心動之餘,也顧不得與荷蘭人有互不侵犯的協議,在金門、廈門兩地之外另闢持久安身之地,因此在1661年3月鄭成功率二萬五千名官兵、四百多艘戰艦,從金門料羅灣出發,在三月二十四日抵澎湖,本來以為可以在當地取得多一些糧食,但只得五百石糧,只夠全體官兵數餐之用,所以只好冒險往台灣出發,而從鹿耳門的狹窄水道進入台江(現在安南區),本來鹿耳門有荷軍崗哨,卻因風雨打壞加上水道淤淺,所以荷軍未戒備於此,而鄭成功船艦因大潮才得順利攻入,而佔有現在的赤嵌樓(普羅民遮城),經九個月爭戰,到1662年2月荷人才和鄭成功簽訂和約,揆一長官率軍民退回巴達維亞。而鄭成功取得普羅民遮城之後,就定下台南地方為「東都」,立即以刻版通令要求官兵進行長期囤田墾植工作,否則無法取得足夠米糧供兩萬多軍士之需。在當時以戶官楊英主其事,可見鄭成功在攻台部隊中就有人會雕刻木質印版及行木刻水印工作,是很明確的,而且大量頒佈公文刻版印行是以印刷方式會更有效率。筆者就是在赤嵌樓前的台灣歷史浮雕說明台灣糖業史的說明提到鄭成功延平郡王,令戶官楊英刻版通令部隊,進行農墾生產糧食命令文中,才有興趣去研究台灣的印刷歷史的動機。

1662年5月鄭成功因父鄭芝龍降清後,為清人所殺,以及永曆皇帝的亡故,而憂忿亡故,由長子鄭經就任王位,在1665年王府重臣諮議參軍陳永華將軍,建議設立孔廟,並在廟內明倫堂設立台灣第一個太學、社學,做為生聚教訓之用,陳永華將軍並為「全台首學」寫下:「昔成湯以百里而王、文王以七十里而興,豈闢地方廣闊?實在於國君好賢,能求人才以佐理耳。今台灣沃野數千里,遠濱海外,且其俗醇;使國君能舉賢以助理,則十年生長、十年教養、十年成聚,三十年真可與中原相甲乙。何愁侷促稀少哉?今既足食,則當教之,使逸居無數,何異禽獸?須擇地建聚廟、設學校,以收人材。庶國有賢士,邦本自固;而世運日昌矣。」陳永華這一番生聚教訓以固邦本,教化有賢之士以中興明室和清廷中原抗衡的用意非常明顯的,所以教育和思想改造俱有很大作用,相信一些教育用教材也需要由台灣自己印製,一些才由中國其他地方輾轉而來。

這一篇文章的主人翁「大明永曆二十五年中興大統曆」,刊行於1671年,無疑的無法在清朝佔領的中國印刷,而且印製完成應該為1670年尾。大家也許好奇這本三百多年歷史的曆書,為何輾轉到英國呢?其中很重要的因素為國際交流。在鄭芝龍、鄭成功父子,他們都有從事國際貨品貿易的航海業務,南邊到泰國、越南、北邊到日本,而且航行台灣海峽的船隻必須收取通行稅,懸掛鄭氏父子所給旗幟,才能安全通行,否則會受攻擊的。而鄭氏父子,甚至於鄭芝龍之母鄭媽,也和在台灣的荷蘭人維持長年貿易關係,但1661年鄭成功打入台灣,1662年初荷蘭從安平撤走,但在淡水、基隆的得而復失,荷蘭守軍則到1668年才為明鄭劉國軒將軍趕走。在此之前荷蘭人想再次奪回台灣的風聲不斷,尤其1663年清朝閩省總督李率泰、靖南王耿精忠訂下清荷對付鄭經合約,奪取當時仍布明鄭手中金門、廈門,並以台灣為荷蘭人復歸為酬佣,所以鄭經在海上除了和菲律賓的西班牙人有往來之外,特別和逐漸崛起海上新強權英國取得連緊,在1670年英國兩艘船艦來安平港求通商,並訂下三十七條通商的準則,而且帶來十七項禮物及土地租金,而這個贈品之後,鄭經也回贈糖類、蜜餞、府綢、綵緞、絲線及大統曆等物品,可見當時鄭經王府把大統曆視為重要的珍貴物件,用來酬贈英國貿易對象,打好台灣和英國的關係。而英國的東印度公司希望取得台員(安平)的貿易中繼點,做為前往日本貿易中繼站,也希望打開對台貿易。反之在安平的鄭經王朝面對被鄭成功戰敗的荷屬東印度公司,荷蘭人仍然念念不忘失土,希望有朝一日捲土重返台灣,而英國有很多船隻在印度洋、南洋、南中國海,英方對荷蘭人舉動情報比較清楚,而且英國和荷蘭關係十分緊張,所以台、英兩方有共同敵人荷蘭船隊,相互訊息通報,有助於各方之防範資訊。而英國也希望鄭經政府能代為向日本幕府將軍政府美言,以打開日本貿易門戶。台灣的糖、鹿皮及日本銅、茶、錦緞、府綢是英國人喜歡的商品,所以自西元1670年中,到西元1674年鄭經加入中國三藩之亂,台、英雙方因火鎗、銅炮而更緊密合作,直到1680年鄭經撤出中國及金門、廈門、英國合作關係乃靠中斷。

而這本存放在劍橋大學的「大明永曆二十五年中興大統曆」,在鄭經王朝對英國饋贈品項目中正式載明的重要物件,而且在大統曆封面上有「招討大將軍」黑令印,這更是鄭經延平郡王府非常慎重之事。因為這一方印章是鄭成功早歲在中國立下戰功後,由守在福州的明朝唐王隆武帝,對鄭成功印象很好,所以賜姓「朱」,也就是「國姓爺」的由來,受封之後不久,鄭芝龍就變節降清,而鄭成功領了一些軍士到南澳繼續抵抗清軍的工作,他的名號是「忠孝伯招討大將軍罪臣國姓」,所以從1646年的閩南,到金門、廈門,然後到台灣,在1662年鄭成功去世後,這一方招討大將軍印璽傳到鄭經手中,為台、英文誼才會很慎重蓋印在這本大統曆上面,當為台灣的國寶,贈送給英國的東印度公司貿易代表,而能留傳至今天。看到當時印刷的雕版及印刷技術,都達到相當的水平,相信這也是當時鄭經時代最高級印刷品代表。

[ 回上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