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享

2008-03-28緬懷優雅風趣一代藝術大師-林之助伯父

文 / 陳政雄


嬌紅欲滴的木棉花盛開高枝上,傳來對對綠繡眼鳥兒歡欣的吱喳聲,能將這幅美妙春日景色變成傳世名畫作的人卻走了!相信在以前少有人把這樣小場景,用色彩把它堆砌得那麼優雅傳神又細膩的構圖和設色,未來也可能沒有人能再超越林之助大師筆下,比現實更極緻幾百倍的畫作出現,因為林大師把這樣場景、時空凝結、濃縮、精煉,成為晶玉般華麗剔透的傳世畫作。林大師從觀察、素描到構圖,已經千錘百煉數十次,下筆打草圖往往又有十來次返覆琢磨推敲,在設色用彩更是一代色彩學大師,腦海中類似調和、對比調和,中性色區隔、層次堆砌等等無數的反覆思考才下筆的。有時老人家會抱怨年青時作畫是一件賞心愉快的事,年紀大了又想超越以前的創作水平,有時都想到頭腦都快爆開來,這也是林伯父最了不起的地方,從年少到中年、步入熟年,沒有一張畫任何小細節會感到不適地方,而且能維持一輩子,到九十高齡仍然都一輩子水平不只不墜,而更能開創新格局,世上少有這種例子,因為他在追求無止境的「完美」,林大師在我的訪談中,斬釘截鐵的說,我所創作的畫作,就算數十年後,也不會有一張會不滿意會後悔的,這種對藝術投入和絕對忠心誠敬精神,實在讓人欽敬和羡慕,有這麼一位一輩子不為財貨而創作的藝術大師,是他個人和藝壇的福氣呀!

從孩提時代,就知道林之助老師,和家父耿彬先生在攝影創作上相知,後來更是創立中部美術協會伙伴。林伯父大雅豪宅,有「厝好福就到!」的傳言,原來尊翁林全福庄長把破產的原起造人屋主買下,而起造人先到豐原問算命先生得到以為大厝起造好福就到,後來卻成有「福」的人來住。林伯父小學六年級隻身投靠住東京新宿的外祖父母,從小獨立個性非常執著於每一件事,在武藏野藝術專門學校不只奠定美術創作深厚基礎,更酷愛音樂為美術養份,但林大師有所為也有所不為,學音樂找不到提琴老師就去找三昧弦琴老婆婆習藝去,跳舞若跳社交舞在摟摟抱抱中,跳上床去就不好,所以學踢踏舞自己就可以跳,後來真的到上舞台表演,每次酬勞等於一般人三分之一個月薪資。風雅倜儻的林大師,一輩子不曉得迷倒多少女性,但自1940年回台訂親和師母鴛盟之後,畫了一張23歲入選日本帝展名作「朝涼」,一輩子沒有任何花邊新聞,比起同期日本留學的長輩,身後仍有日本子女相送,似乎完美到沒有一點波紋如鏡的池水一樣。

回到台灣林大師在藝壇倍受推崇,在二次大戰末期糧產不足,不忍老父仍要下田耕作才有較多米糧配給,所以他也下田耕作,被拍了相片登上報紙說連藝術家也都親自耕田增產。儘管林大師風雅出眾,但以前畫作不值錢,色粉、膠料、絲布所費不貲,他對學生卻不吝共用作畫材料,師範學生家中不寬裕,師母的點心和餐食不缺,樂了學生,苦了師母在開銷、做餐的張羅之苦。而在學校被視為日本畫的膠彩,登不上中國畫、也上不了西畫,林大師只能教美學、色彩學科目,受到排擠一輩子不曾出怨懟之言。林大師為了收入編纂印製國小美勞課本、初中、高中美術,花費很大心血,更是全省到處銷售,訂貨、捆包畫冊、送貨、收款,在天上飛翔優美的仙鶴也要下凡塵覓食,為了理想開設孔雀咖啡廳,並滿掛畫作,自己把得意煮咖啡秘技傳世,很多事情並非如外傳不食人間煙火藝術家,倒是抽煙一事,長華姐要他戒,馬上戒去毅力驚人!

林大師和筆者不只在印刷發行工作上相處多年,更是台中扶輪社大前輩,他在1979~80年台中扶輪社第二十五任社長任內,推動日、韓及中部扶輪社員的非畫家畫展,使大家重拾畫筆作畫樂趣,舉辦中日學生攝影展,例會中妙語如珠,很多經典名語如:「扶輪社不用成本會計,所以不會倒閉」、「做再好有人嫌、做再糟也有人讚許」等等,他對廣島姊妹社二十週年慶典祝詞,以東京腔日語使日本社員自嘆不如,並以「扶輪友誼如攪動池上水面,產生一圈又一圈漣漪,將友誼擴散出去,波紋又會折射回來」。在例會中、高爾扶球場上,有Art前社長身影,歡笑聲不斷。有時在例會上也隨手繪出修長美女身影、穿著時尚飾,在心中有永遠畫不完的美好的組合,二十五週年社慶設計台中公園領帶,更是台中扶輪社瑰寶。林大師不只為世間帶來美,也帶來包容與優雅和樂,連他要辭世也不勞煩家人,平靜的走完人生旅程。

[ 回上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