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點滴

2012-12-17爪哇郵報集團娜妮執行長夜話

文 / 陳政雄


相隔40年,1972年為尋求海外投資機會到印尼雅加達考察,受到天福印務岑德江老先生熱情接待,一晃自己也是和昔日岑老古稀之年相近。而這次是應泗水紅橋Jembatain Merah扶輪社之邀,在2月9日做印刷的發展專題講座,提供泗水及近處印刷相關人士聽講,全部以英語再翻譯印尼語方式進行。由於Java Pos爪哇郵報集團泗水印報廠的Tem Prina公司,Akhmad Junaidi副總經來聽講之下,向總公司報告我個人的到訪,在紅橋扶輪社友林世家博士安排下,第二天晚上六點,到泗水市區28層玻璃帷幕建築的Java Pos集團公司,最核心的總編部專訪,再進入編輯核心層樓面,全部有二百多個位置的大編輯室,分成四個區塊,幾乎全坐滿編輯人員在電腦屏幕前工作。在兩個巨大年輕活潑男女塑像,手持 World Young Reader Newspaper of the Year 2011,他們獲得世界第一名年輕讀者喜愛的報紙,一位年輕高大的紳士Azrul Ananda總裁,這位不到三十歲的活力十足總裁,帶來爪哇郵報的報業、電視及其他傳播活動更為朝氣有活力,尤其他舉辦印尼最大的DBL籃球比賽,數萬人參與盛況空前,他承繼擔任部長父親事業,更積極而且把集團朝向更擴展發揚的方向去,在Azrul總裁身旁的中年女性Nani Wijaya娜妮執行長,當Azrul 總裁有事離開後,我們有一番蠻有意思的對話,茲節錄如下。

 

坐在爪哇郵報主編輯室,不只每一個人都有電腦及DTP工作站,更是每一區有一片十多個電視屏幕,尤其最大屏幕是世界最重要的運動項目,每一個區都有專人盯著屏幕看,生怕錯過最重要關鍵時刻,沒有看到遺漏報導,輸掉公信力及吸引力。當林博士介紹我來自台灣印刷世家,從事印刷工作五十多年,(1)她不可置信說;不對吧!是五十多歲才對,我笑著回應依中國人出生就算一歲,已經七十歲了!(2)她又問怎麼出生就算一歲呢?回答:因為中國人認為母親十月懷胎,所以在母親子宮裡的生命都算,不是出娘胎才算歲數。(3)她又好奇問那麼怎麼保持年輕呢?回:規律、充分休息、樂觀的看法,不煩躁就不易老。(4)接著問那麼印刷做五十多年,變化肯定很大了!回:在五十多年前不論製版、印刷都是極為手工生產,除了一些馬達動力鏡頭、光源之外,全靠有經驗人工在做,自從掃描分色、自動化印列機之後,印刷、尤其彩色印刷生產更是十分方便。事實上自從DTP之後,印刷、尤其印前數位化之路才真正往前走,CTF的整頁書出、到CTP直接印版輸出,提供一整系列印前數位高度自動化流程,加上CIP4數據提供印刷及加工作業。CTP在多數人看來是數位印刷流程的終極,但我個人認為在下一步數位無版印刷、無紙化電子出版、網路出版,仍然會在走下去的。(5)那麼無版化的數位印刷發展又以什麼方式為主流?回:噴墨在未來肯定會比電子成像有發展前景,噴墨會比雷射色粉列印機會占上主流地位。(6)在網路傳媒、電子書及個人臉書等新傳媒環伺下,像我們紙張媒體又如何生存下去呢?回:今天在網路上,尤其Google的搜尋下,要找到資訊是數以千計、數以萬計的多,但您這間房子所提供有知識、有經驗,組織完善的新聞和知識,這樣的資訊傳播,絕非免費網路上一大堆垃圾裡面去找可用東西所能相比。也因為這房子內的人必須時時保持更新的想法、看法,去維持對讀者群的吸引力!娜妮回:就是嘛!我們很喜歡啟用年輕人,也很喜歡嚐試新的變化!(7) 我說就是嘛!未來這些編輯、總編輯就是嘛!他們不必把資訊全部帶到身邊電腦上來工作,而是每一個人都用終端機及屏幕,去指令操作程序,使雲端上完成編輯、美工做組合,然後儲存在雲端上,或藉雲端很大頻寬的網路,傳到任何一個做輸出印版直接列印地方去,省得大量頁面資訊檔下載到身邊,等做好之後,一大票資訊,又須藉有限Internet頻寬或內部網路頻寬去傳輸。如果這樣的雲端科技成熟,大家都可在自己家裡、歡喜地方,上雲端去做編輯,而不必及中在一起,像這樣大陣仗的上班了!娜妮好奇說,那麼只有總編輯、副總編輯要坐在雲上面看了!由於中文的「仙」一下子也沒英文應對,所以就寫了「仙」字,透過同去的華人翻譯成印尼語,因為神不同於仙,坐在雲端上的編輯,自然成仙了!五、六人相視而笑。

 

對於編輯頁面,娜妮執行長說:目前都用Adobe CS軟體在編輯,以前用Quark Xpress但未能提昇版本,雖比較多美術及頁面編輯功能,但CS軟體效率高,現在可說一直在更新版面。我說:在1992年第一次到芝加哥看芝加哥論壇報的完稿部,有兩百張拼貼黑稿抬桌,問他們英文已經可全部電腦排版化了,怎麼仍用手工拼黑稿照相呢?他們說工會不允許用電腦拼板,仍輸出打字稿拼貼,否則會有60%的人失業,這一延遲改天使論壇報變革太慢,後來就被時代所淘汰了!娜妮說:我們從手工改數位排頁面,只用兩天便過渡了!一直在改變時,工會也在六、七年前解除掉。員工一直要保持新的科技、工作方式學習能力,否則只有退出去,因此一批又一批新的、能改變的員工再發展。而她也很好奇為什麼我在印刷產業界五十多年,仍能生存下來,並且保持著學習和思考的常新,是如何辦到的呢?回:一個人的記憶容量友達到420億個記憶神經群,是非常龐大的能量,而且人類比電腦可更有效的運用及組合這些記憶,但畢竟很少人可以過目不忘要資料馬上可調得到、組織得很好,所以我的記憶是有歸檔的功能,另外有將知識壓縮記憶功能,也就像事情起、承、轉、折等地方留下來,只剩下3~5%,甚至更少記憶容量,但使用時只要這些「節點」,如一場現場素描,又可變回一張蠻精確的彩色圖的道理是一樣的,這樣一直學、一直壓縮老舊檔案,把資訊昇華變成可用知識,成為較精簡時用的隨身運用於職場、事業和生活使用的邏輯,但知識最後要成為智慧,幾乎長久可用道理和原則,因此能將過去精華做延伸到未來的判斷能力的評估,否則年紀大又沒留下智慧特長,如何與年輕人競爭呢?娜妮說:聽起來很玄,又如何去做壓縮知識成智慧呢?回:這種功夫有的人透過坐禪,在禪定下來有內視每一件事的工夫,自然可以馭繁為簡。但我沒有坐禪,而是靠寫作、作詩兩個不同方向,往往採訪時只能摘要記述,但寫稿的定下心、相反或差異等等要點做骨幹,形成一篇更有流暢的描述文章之外,最重要是經很多資料類比後的內涵,這也是三、四十年來,別人只看過一次,但我的資訊經常又要寫文章,就如回到口中「反芻」又細細磨碎,重組消化吸收的情況,所不能比擬的。娜妮說:聽起來是有道理,但我很久不再寫東西了!好可惜啊!

 

在我們一行人要離開編輯室前,一百多位編輯同仁,放下手邊工作鼓掌歡送,場面感人,而娜妮執行長還特別送下樓到大門口,相約明日晚上八點為Java Pos同仁年度的高階同仁訓練,做十五分鐘的,印刷與報業傳媒,未來的發展和機遇,做英語報告。

[ 回上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