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點滴

2012-02-20太魯閣號埔心撞車出軌

文 / 陳政雄


2012年元月16日星期二,清晨仍跑步運動二十多分鐘沖個身上台中火車站,前一天為了洪伯父101歲辭世,寫好列印出「慰靈詞」,老人家一生完美無瑕,表率人間福壽及力行全歸。在台中到板橋最快的278次太魯閣號列車,上午7時37分台中出發,停豐原一站,11點06分到板橋後到印刷研究中心上班。車子會在11點多抵達花蓮終點,但這一班車卻永遠到不了花蓮,更凸顯世事無常多變。

 

在車上一列會打好上班領帶,穿上外套做好保暖就睡個四、五十分鐘,反正只要稍一張眼窗外景色經影像辨認,馬上知道車子到什麼地方,車內只有18℃左右,有一點冷卻仍入睡,大概描了竹南站、德國風力發電有轉動,丹麥發電就沒轉動風太小了!看了一下北新竹站新站又睡下去。突然間有「咔嚓」聲響醒來,伴隨前後震了一下,接下只有一秒沒有什麼聲音,卻有很大撞擊力,使半仰躺上半身往前排(第一排)椅背衝出,雖然沒有什麼清醒下,兩手本身迅速按住前方椅背,才使得臉部沒有撞上前座椅背,但下半身雖檔下來,下半身所坐塑膠皮椅面光滑,不如絨布面有澀阻力,腳、腿及下盤快速移向中央走道,也許是車及出軌橫向位移作用才使我跌出坐在走道上,似乎臀部著地前左手有做壓地減撞動作,接下來五、六秒鐘,特別漫長,雖然沒有什麼驚恐害怕,卻是一輩所面臨通往福、禍未卜之門的一瞬間,想到德國ICE高速鐵路的鐵軌,居然從地板面穿入車廂內如一把利刃,我是否會遇到車廂滾動90、180度天地翻轉呢?應該如何避險、如果我的第三節(六號車)往前騎上第二節車廂時,那麼別人都有椅子我卻會往後滑落,又要抓住什麼做梯邊或座椅下固定物呢?身體坐雲霄飛車不同,在鐵軌因脫軌碾在「級配」的碎石填料「沙沙」巨響中,極度癲波往前進,車子終於從130公里時速中,慢了下來、我得救了!我安全了!我沒有受傷!但其他的人呢?我無法準時到得了印研中心上班呢?既然停了又無事就站起來,收拾行囊。

 

到前面一點七號車和六號交接口,車子呈10度角斜列,而且高低不一致,車門有半個車門45公分錯位,車廂內電力沒有了!開門氣動工具似也不聽使喚,在不太明亮環境去看如何啟動門緊急開門1~5號程序時,看前面七號車已有人跳下車到地面,所以從門縫中道前車看一眼,車內一片黃色砂塵(從被撞運砂車揚起流入車體內),又有一股土味,人也只剩十多人在車內看來沒人受傷,從1.3米半左右高度勾住車廂下方外掛小梯格,降雨隔離第六十公分在善心年輕人扶持下一躍脫出遇險太魯閣車廂,才看到自己坐的第三節出軌,第二節我跳下後段在西面北上軌道上、前段車廂後靠近埔心南下月台上,再往前一號(八號車)前頭卡住藍色貨車斗,看來不算大,以為是十多噸大卡車,原來是二十多噸聯結車體,已被推上一半放置在月台上,由於月台有1.3米高,也爬不上去,而且自己年歲也大了,並且沒有要急救的人在身邊,就離開現場往南沿鐵路邊往撞車平交道走出。後來才知道八號車(北向以最大號數車廂在前)上,整個座椅轉90度角,底下可轉向的固定鉤全部受重力而脫勾,有二十三人受傷,兩人進加護病房,在急速行駛中發生事故,乘客全數獲救十分慶幸;而是由太魯閣號蔡崇倫這位駕駛,用性命手拉著剎車來把車子降低速度,而解醫直到死去都盡職責負責到最後,這是人類最偉大情操「殺身成仁」,相形之下在地中海航行最大郵船,有四千多名旅客、三千多位工作人員,在晴天無風浪的好日子,為了和島上人博感情偏離航道去鳴笛作樂中下,碰上了暗礁陰溝裡翻船,他船長老大棄乘客、船員於不顧,做一個落跑船長,兩者相互對比蔡崇倫司機員的情操何等偉大!他至少有三秒從高速行駛中駕駛逃脫,至於下場會如何?可能會保住生命受傷了!但他是一位堅守崗位視死如歸的勇者,使我們三百多名乘客安全在慘禍中降低到最小的傷害。第二天十七日我又坐一早自強號北上,到這個路段,從南邊平交道一直過了埔心站,我誠摯的雙手合十,向蔡崇倫先生英靈致敬,感謝您的用性命換取大家的平安,雖然素昧平生,卻是感銘永遠的!

 

當天又換乘高鐵去完成年底預定工作,很多人得知我在出事列車上,問我會不會感到恐懼嗎?其實活到七十歲了!我每天都認真在努力生活著,如果天公伯認為夠了,讓我回去!我一定會唸一聲「阿彌陀佛」;老來倒是怕病痛來磨,今天雖劫難全身而退,和平日每天在運動、走路下,身體強度、反應仍然良好多少有關,但最重要是託天之幸才能好好在活下來為世上做事。事後想想,以今天影像科技發達環境,台鐵司機員仍然依燈號及緊急無線電通告,以時速一百多公里勇闖數以百計平交道,只要一個閃失,一定會撞上的。如果在夜裡,台鐵駕駛以不太明亮車燈,兩邊建築物、樹叢、草叢的窄窄車道上快速行駛,偶而有噹噹噹的平交道警聲和紅燈,還有放下柵欄作阻隔,一旦有事只能減速踩剎車兩個動作,不像汽車可轉彎避險。像這次以130公里時速飛馳太魯閣號,剎車距離需要650公尺,若天候、視野不佳、彎道時,只有緊急燈號可做判斷,顯然台鐵司機員,比公車司機對外部做安全判斷的資訊十分不足。若能在各處平交道或易出事地方,裝上平交道監視系統,傳訊到兩公里外駕駛室,或是先做影像處理,在影像之外多了非尋常的異物入侵執導警訊傳到駕駛室裡,那麼司機員可以提早警覺放慢速度因應,也許其中有太多的困難須理解克服,但至少多一項主動偵測異常的平交道警示影像系統,一定比完全靠別人按下緊急鈕通知,只有六、七百公尺距離更能事先察覺及早做處理的,雖然印研中心並不是這類系統使用者,但印刷品直線上品檢系統,也就要比這個更精密的影像色彩精確再現性。而平交道的資訊變化大、而且要長距傳訊,並且具有方向性是不同的一些系統。

[ 回上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