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點滴

2010-04-29EXPO’70大阪萬博會千里聚首

文 / TIGAX執行長陳政雄


一、 打開洞悉天下的大門
1970年的春天,未滿27歲的我,有四天機會,像一塊海綿吸收來自全界多數重要國家、日本重要企業、中央地方及自治體政府,呈現他們對現況的報導及未來發展憧憬,那股排山倒海而來無邊無際浩瀚訊息浪潮中,對於生涯知識提昇是無比重要的啟蒙和洗禮。記得所有72個大小展館,我一共走過68個館,以自己有限日文和英文能力,以及知識背景之下,仍然滿載而歸,每天不到八點坐地下鐵到大阪市北邊千里中央站,室外溫度只有5~6oC、到中午日照就有30oC,到晚上夕陽下山,瑞士館光之樹四千多盞燈照得璀璨光明,但不到10o的寒風中仍令人急步縮首的寒意。在當時東西方冷戰正酣、韓戰、八二三台海戰役才不過十多年前的事,想到蘇聯、中國館去看是踏入敵陣,不為當局所允許的,自二次大戰列後列強只剩美蘇兩強,既然不能在地球上打熱戰,在外太空另外一場科技與財力競賽正是如火如荼進行著,1958年蘇聯的史布坦尼克小小的人造衛星在大氣層外,1~200公里軌道上繞行地球,自由世界承受無比壓力,美國自艾森豪總統以下誓言要拿下太空競賽勝券,載人太空飛行、太空站都由蘇聯取得領先,美國總算在EXPO’70展覽前數個月前,1969年6月在世界億萬電視觀眾面前,阿姆斯壯登月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豪語,為人類踏向另一個天體下了註腳。太空、科技、工業、文明、風土、民生、物產,凡是能炫耀的,各國、各家公司、各個日本機構,無不全力呈現他們最凸出美好一面,相對於蘇聯館以錐狀體白身館身,正面如一面紅色旗幟有白色直線通排通上下,在錐體頂上榔頭、鐮刀及紅星革命標誌,在夜裡很遠一公里外清晰可見,在反共抗俄教條下成長的年輕的我,看來總是敵對感受,心理毛毛的,卻在巨大無比壓力中,造出吸引力,十分矛盾的愛憎感受,那麼美國館這個曾統治佔領日本數年麥帥出入設立GHQ統治總部,美國卻使用橢圓半浮於地面的乳白帆布,以充氣式支撐半透明館頂,既便宜又實用的平民化建築,太空計劃的展品,以月球岩石吸引最多人目光,其地位一如2005年愛知博覽會西伯利亞長毛象標本一樣,吸引觀眾目光。但是看來沒有什麼特別,只不過幾塊黑黑兼有點亮亮石英的石頭,卻花費上百億美金才拿得回來的,自月球帶回一公斤物品的動能,在地面發射時要用數千倍,也就是數噸燃料做推力才取得回來,我手上拿的Hasselblad 500C相機,它和拍攝月球景象的是同一廠牌,但是一共價值1600萬美金攝影器材必須放棄在月球上當「垃圾」,而帶這些古老幾十億年「破石頭」回來,如果算價值肯定比英國國王皇冠頂上的大鑽石更貴的。展場可說新舊雜陳,縱橫古今中外,一個非洲有最原始草原部落面飾頭冠,到金字塔古埃及的文字圖騰法老金棺,EXPO’70是全世界的縮影,一方面和平的日本要展現給全世界的人看,另外一方面全世界也搬來重要展品,給日本人及全世界來參觀的貴賓理解他們的狀況,我當時有機會恭逢其會,三十多年後漸入老境回味仍感銘無窮。

二、 有芸妓歌舞的晚宴
在有亭院的和室,招請芸妓弦歌跳舞的晚宴,是最日本高級賓客的禮遇。參觀博覽會前夕,承秋山印刷機械會社門脇支店長設宴,在大阪接受純日式晚餐招待,主賓是中華彩色印刷公司陳才英總經夫婦,並有陳思仁總工程師和筆者作陪。陳公正在談一項一千多萬元的設備採購,他是1945年與嚴家淦先生(曾任總統)同來接收臺灣銀行,擔任督察長職務,退休後應中華開發公司之請經營管理這家台灣最大印刷公司,創下良好業績,夫人受日本高等教育為陳公翻譯釋疑,是很好組合。筆者剛在’68、’69年向秋山各買了兩部價值兩百萬出頭印刷機,十多年來共買了四部秋山印刷機,所以附驥其間。三個半小時和室雖寬廣,屈膝盤腿一晚之下,站立後兩腳早已麻到不聽使喚,雖懂日語,只知吃了最上等兩項料理侍者都不知為何物,一種如泡綿、一種似透明膠條,幾經查詢才知都是來自巨鯨身上,鯨舌頭上味蕾如泡綿、骨頭間軟骨細切成條佐以醬、酒、味醂也是上品佳餚,至於抹了一身白脖子芸妓彈奏和年輕舞子,並沒有多少印象。但自1967年初先父過世,扛下八、九十人的公司經營重擔,因為台灣正處高速發展中,從1968年到1973年用紙量每人每年由13.5公斤上升到30.5公斤,所以在1968年前往日本參觀、研習,並且在東京最著名製版廠學習彩色修色技藝兩個半月,’69年又一次赴日觀摩,’70年也是觀摩印刷業和順道參觀EXPO’70大阪萬國博覽會,在生平來講台灣雖遠不及日本遠甚,卻有無限空間和可能發展機會,如果生命能重新再倒帶一次,我在當年雖很努力之下,現在更願付出更大的努力爭取更輝煌人生機會,「希望」永遠是人生火炬明燈,在生命中照亮前程的。

三、 一飛沖天和穿海過州之舉
1969年對民航機發展是極重要年代,70年在東京街頭有波音747 Mega TOP飛機巨像,表示它有五層樓那麼高大,它能乘載450~520人,是原來波音707的2.5到3倍之多,在人類航空工程上巨大進步,也是波音Boeing公司從B-17、B-29、B-52轟炸機,一路發展到波音707客機之後,最重大成就不只在載客總人數、長程續航力上,是人類航空工程最偉大的設計之一。英國、法國這兩個有百年爭戰的世仇,同樣在1969年也把更高科超音速客機SST Concorde協和式客機送上天,這架世界上最流線型漂亮飛機,是集人類最智慧和科技來完成的,它的展示在英國館及法國館最顯著地方,相當狹小的機身胴體,只能乘坐一百位旅客,以接近2個馬赫(音速)速度,來回世界各大洲,以時間爭取空間不足,從巴黎到紐約只要3.5小時,比B-747快一倍以上,在沒有數位科技和電腦控制時代,要製造一架這樣的像子彈一樣快,每秒2000英呎以上的飛行客機,英國勞斯萊斯公司提供四具每具3.8萬英磅推力輕量鈦鋼化引擎,為了高溫空氣摩擦所產生高熱達到攝氏一百多度,連機內感覺得到溫熱,機身在6萬英呎高空(一般民航機1.6倍高度)會伸長20公分,因降落速度快,飛機採大仰角進場降落,所以整個機首駕駛艙看不到跑道,為此機首須下俯15o角左右,像極了一隻天鵝在湖面降落,為此科技上可是很複雜設計,是由法國為主英國也參與的機身設計。很多高官、名流、鉅子、明星、豪客,都是協和式客機的常客,如果從英倫或巴黎飛往紐約做事,3.5小時代表出發時刻比著陸時刻晚一些,早上九點巴黎起飛到降落紐約是當地早上六點半鐘,所以趕到市區辦一些事仍可以當天回到歐洲,十五小時也夠了,但每一段飛行要價一萬美金上下,絕對不是一般人負擔得起的,這種曠世科技到1976年才由英航、法航及星加坡航空三家啟用,一共只造十四架飛機,與波音747客機有兩千多架完全不能相比,而且在1970年代的高科技,在1980年代後半,所有飛機已從旋鈕控制,改用電腦數據化資訊控制,協和式飛機的狹小駕駛艙,仍保有25年前幾乎完全相同老舊而複雜手動控制系統,最後在年事已久又失修發生兩次大事故,從1976年服役在2003年停飛,昔日她的對手波音747飛機,甚至於更大的A-380巨型空中巴士在未來加入空中服務,但波音巨無霸747以空間換取時間策略,仍然是成功的在第一線服務,昔日最高科技卻輸掉這場戰役。

在日本國內他們展出引以為傲的火車工藝有兩個,一個是1964年建造的東海道新幹線子彈列車,可達280公里最高時速的火車,當時是世界上最快的,日本政府希望開發出時速500公里磁浮列車,在展館中不只有模型、計劃,並使人明白把馬達外圍線圈拆成平面軌道,一方面可使車廂懸浮、另一方面以磁極變動推動車廂下方感應線圈,在懸浮無摩擦下車廂高速往前進,這個理想到實驗,花費了日本JR鐵道及日本政府大把大把銀子,三十多年過去了都僅止於「試驗」階段,正式試車已達每小時500公里高速,但配線及種種有利因素包括「超導」輸電及電磁在超導無電阻下作用,並沒有發明常溫可以超導方法,所以並沒有建造計劃,可說只聽樓板響不見人下來。反倒是西門子電氣在上海浦東機場,舖設一段三十多公里商用化磁浮實驗列車到龍陽路站,不只旅客不多,離商用化似乎一段距離,這項當時希望無窮的科技,至今仍命運坎坷。日本另外一項連結本州、四國、九州和北海道四島的大計劃,田中角榮首相更提出「列島改造論」,他以房地產投機專家立場,在高鐵帶動下,土地數倍、數十倍價格高漲,可以帶動無限商機,所以計劃52公里長連結本州北端青森和北海道南端函館,世界上最長的隧道,也是海平面下200~300公尺工程的艱鉅工程開挖了,花費在六千多億日圓(約60億美金),可通行往返兩列火車,挖了16~7年到1980年代末期完工之後,日本鐵路當局看到這麼一條鐵路隧道的附加值,想維持日常保養就非易事,若背負6000多億的工程債務,本來就虧損連連的JR鐵路當局,只有提早倒閉,花那麼大力氣卻因為747巨無霸兩架次,往返大阪、東京到北海道,一天飛四次往返,可載走所有4000多名旅客,而且一個多小時到兩個小時就到,誰也不想花七個小時才到東京,十個小時到大阪,但完成青函隧道要怎麼辦呢?很多點子都在想,有人說話不如把它成為儲油庫,兩端都可取油。一個大計劃因夜長而夢多,因不務實使得日本列島改造論變質,在很多瀨戶內海大橋完成後,日本在1989年土地最高漲時,全國土地和價格總值不止超越美國土地總值,而且快到兩倍之多,但自從平成皇帝即位後,五、六年的經濟泡沫化之下,房地產價值剩30%比比皆是,有的只剩十分之一,反應了列島改造這種內部哄抬泡沫經濟面假性需求的不務實。日本的造船設計有其獨到之處,展示各種不同船艙用於不同用途,其中以二十、三十萬噸大型油輪,供很多大型石油公司前往中東載運原油,日本的石川島重播磨、三菱重工都有展示造船成績。但不久能源危機日本人事費用高漲之下,韓國現代公司急起直追,日本造船王國不久拱手讓人,三菱重工只有改為石油化學機具及設備生產,三菱為中東各國建造原油火力發電廠,並且也做為海水淡化廠在一起的功能。在沙烏地阿拉伯館也展示利用塑膠外衣,前往南極拖回冰山取得淡水計劃,也許靈感來自古埃及法老,派人在夏天從四千多米高山取冰食用的故事也不一定。日本豐田和日產當時汽車製造並沒有令人有深刻印象地方,但不久就在美國、加拿大打開市場了,據日本友人說光是為設計合適美國撤塩,防路面凍結的車底防銹及剎車管路防銹蛀,就花很多心血,到今天豐田產能直逼通用動力公司,資產更是通用一倍以上,日本企業有好也有差的,日產、馬自達汽車、三菱汽車進入二十一世紀,都是外國社長在管理。日本鐵路營運,他們用心和努力值得激賞地方不少,展示只是公事化,在當時火車在準時幾乎達到三十秒內的精準性,使用機械懷錶的時代實在很難得的一群,各地新幹線除了往新瀉列車因大地震出軌外,四十年零事故精神,也是一點一滴累積而來的,這也是日本在二次大戰後接受美國管理大師戴明先生教育下,逐步在品管、品管圈,全面品管的最成功範例。

四、 美蘇各擅所長
美國館除了前面提及太空科技和探月行動、月球岩石之外,很多套以金屬球做手腳關節的太空衣,也引人注目,美國館採軟性充氣頂蓬,所以出入口皆用氣密迴旋門三個,以減少內壓氣體流失,半年多的電力比建造硬頂便宜。美國館可一般展示說很簡單,全部以黑白相片數百張展示,標題為透過一百位攝影者看「美國」,對於一個喜愛攝影的人是一舉兩得,一方面可欣賞大幅的攝影作品,另一方面看圖生義,去理解到當代美國的榮耀、光輝,都市繁榮、百老匯歌舞昇平,南方大家庭和樂的氣氛。令一面更令人驚訝的是美國政府,也容許作者挑戰各種禁忌題材,如黑人金恩博士的種族歧視反對演講,黑白學童強制同校車的執行,到黑白種族暴動的流血衝突畫面,美國這個地大物博民族熔爐,在工業科技強大領先,另一方面卻存在許多問題必須解決,才使人恍然大悟能正視面對問題的社會和國家,才能有發展進步空間,四年後到芝加哥商務旅行,一列往南捷運車廂最後白人全走光了,然後一直到最後往北走到西北大學站,全車都漂白了只剩一、兩位黑人,原來EXPO’70相片看的世界,真的存在這個世間呀!1941年日本內閣會議陸軍大員主張發動全面攻擊的大戰計劃,到過國外擔任駐美國大使武官的山本五十六海軍將領,他請陸軍大員把日本國內煙囪總數和美國境內煙囪比一比,就知道這場仗打不打得下去了!但美國不像德國、日本在戰火洗禮之後,從灰燼、廢墟中重建,在1980年代赴美參觀時,很多五十年前老印刷機、裁紙機都在現場使用,天底下的道理有時「有」反而沒有改進空間。

夜色裡匆匆看設定為禁忌的蘇聯館,展示許許多多硬體設備,太空艙,到停留軌道的太空站,美國設備很精細,裡面有很多條理硬體軟體架構,蘇聯則是像街上油灌車、預拌水泥塔拼湊組合的太空站,只有實用沒有美學,而且粗枝大葉,美國因為火箭推力不足在火箭引擎、太空載具、太空梭用很多心血,在電晶體、IC半導體、電腦硬體、軟體到太陽能電池的發展,投入無以計數的人才、時間、金錢研發,也帶動今天很多半導體及電腦科技快霸主的地位,EXPO’70只不過美蘇在這方面競爭的起步,蘇聯的農耕機具、林業也很發達,光是研究麥子收成期由100天改成90天可耕地面積向北推移就有極龐大增加產能。蘇聯在醫學,尤其人工骨頭、人工關節的材質上一種黑色,也許是鈦金屬做成,要比西方世界發展很多,在舞蹈、音樂、美術方面,蘇俄館也有很精彩展示,蘇聯國防工業更是世界頂尖的,但以和平為主題EXPO就沒有展示了。美國館內部安排是精心設計過的,蘇聯館是有區分卻非常昏暗沒有章法的堆在一起的展出。看來極強大的蘇聯民生工業十分落後,1990年前蘇聯解體後,人民短缺食物,德國人道救援空運幾百噸牛肉品,根本找不到冷凍、冷藏設備運送而腐壞,才知道原來產量不足只有生吃,根本用不到保存冷凍的。

五、 幾國展示古董的國家
每一個國家都有歷史和古蹟,自然也會有不少古董,主辦國日本的繩紋陶、古墳文化,有陶罐、陶俑的展示,七重塔、法隆寺的百萬塔陀羅尼經也有,但日本基本以科技、風光為主,古物展示不多。埃及是世界最多古文物的國家,但有很大一部流落在外國,不過只要金字塔、獅首人身像、帝王谷的外景做裝潢,也能令人過足癮,尤其只要稍佈置像古墳內的模樣就迷死人了。中華民國館造型很特別,以兩個三角錐體建築相對而成的展示空間,這是當代世界最著名建築師貝律銘所設計,有天橋貫通及玻璃落地窗樓面,有自然採光樓面,而且和緊鄰大韓民國館,以黑色柱狀代表煙囪及格網頂架及球體代表化工業設計。台灣館有高聳色彩明亮的感覺,1955年貝大師完成台中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合掌一線天設計,這次更用兩個空間代表古代和現代,展示故宮從殷商銅器、甲骨到宋、元、明清的故宮博物院珍寶,說實在的這一出手日本、韓國和中國的古物相形失色,另外一邊是表現台灣物產、風土民情,結合董敏兄的攝影作品,呈現台灣豐富多元面貌,以今天眼光當時的工業只是粗枝大葉,在開發中國家仍有看頭,至於內容物除了毛公鼎重寶之外,現在完全消失記憶裡。有戶外「有鳳來儀」,以鋼鐵片組合成的一隻大火鳳凰向上延伸半迴曲線雕像,有伸展向上欣欣向榮的表徵。韓國也有三千年銅器展示,在尺寸、型制上和中原有些落差,也有些慶州觀天塔及佛寺古蹟相片,韓國物產自然以傲世的真品高麗人蔘來做主秀,這也是上天在這塊貧瘠又砂石土地的恩賜,1970年代韓國剛結束韓戰十多年,一切生財設備幾乎在四、五次來回爭戰中破壞殆盡,所以韓國在重工業造船、化工及車輛生產也多著墨。中國處在文革期間,大多數以各種特產品為主,記得是以各種櫥櫃像商店販售玻璃攤架展示,不過至今仍印象深刻的是電腦照相排版機,這一部第二代使用CRT陰極射線管文字曝光產生的機器,也令人產生震驚,中共的科技發展有這樣高度發展嗎?不過眼見為憑,如果沒有運轉生產的機器,其功能仍令人存疑,因為日本仍剛剛從最初第一代高速轉動字盤曝光方式,進入無字盤CRT成像曝光的第二代時期,中國就完全拷貝這種先進電腦排版軟硬體外觀。但1990年這一項產品被王選教授從第一代直接跳到第四代電腦排版取代,採用外框字的全新漢字儲存輸出法,他們的技術否定有第二代技術存在,那麼在中國館展示的第二代電腦排版機,只是有外表及零件組裝,根本沒有生產能力的樣品機,真的被唬得一楞一楞了。

六、 先進的西歐國家
瑞士館銀亮不銹鋼鐵皮搭建「光之樹」,白天很好看,晚上千千多盞燈亮起來更美,雖然不會閃爍,卻有一種不同角度、形狀變化的美感,瑞士展示館展有精密工業、手錶及電機的精緻性。法國館美酒、香水及時尚風潮設計,加上美術品的展示。英國的汽車工業有勞斯萊斯、捷豹、賓特利,記得有最時髦Mini迷你車的展示,威士忌在英國也是重要產品,在1970年只要一瓶12年黑牌約翰走路,就是最名貴烈酒,當年結婚朋友就送一瓶紅牌約翰走路當賀禮的,西裝料毛紡也是英國強項,英國館也少不了蘇格蘭格紋絨、風笛。荷蘭的館外鬱金香花,是生平第一次看到,風車、鑽石和蜆牌石油,我記不得起士餅是怎麼堆的,反正很多。義大利是以賽車、重型機車,在當時至少有五、六種廠牌包括馬賽拉蒂、得˙湯馬素、達摩基尼、法拉利、愛快羅密歐、ISO等等,義大利MV摩托車和米蘭的紡織品、服裝,古羅馬的古物、觀光資源,宗教資源,展出內容,館的曲折支架設計十分不同。梵蒂岡教廷,由四片菱形延伸片所組成,內部看兩條接縫,形成十字架,中央點向上方延伸的造型展出也是聖彼得大教堂內複製古畫、古物。葡萄牙館展示哥倫布出發的造像,而且他們的軟木樹皮才知道天底下有這樣樹,長這樣的皮可供摘取,葡萄牙也是漁業資源豐富國家。西班牙的舞蹈佛朗明哥的圖像、鬥牛、地中海的回教建築,天主教的海權國家對無敵艦隊的緬懷,造型上葡萄牙館較為特殊高低葉片狀屋頂。德國這個工業強國,像巨形發電機、BMW重型機車、各個德國廠牌汽車、保時捷、賓士跑車、BMW汽車、普魯士的一些裝飾,一些萊茵流域美景也呈現眼前,德國的新天鵝堡、慕尼黑的啤酒和德國豬腳畫面。奧地利就是以薩爾斯堡莫札特、還有圓舞曲得很多盛裝男女跳舞畫面,貝多芬也少不了。

七、 後進的東南亞國家
以緬甸館雙龍舟上面有八層四方塔,原木色館身及金碧輝煌的四角、四面三角火焰形金檔片裝飾,在美觀、氣度上十分出色,絕不比任何先進國家遜色,館內也是佛教為主、產業以寶石最為出色。泰國館以紅色、橙色、綠色一座塔狀、一棟十字狀建築,在顏色上十分醒目,泰國工藝品和佛教藝術都很出色,絲綢、紡織品、雕刻工藝中,以柚木雕的特色,泰國的舞蹈和印尼巴峇島有些相似又有不同,泰國以女性舞者為主,巴峇島是男女共舞居多,而印尼的宗教又以回教居多,產物大家都以棕梠、椰子為大宗。馬來西亞館很大,平台建築前後牛角狀高起物在1970年國民所得比台灣高,吉隆坡的建設在英治下也非常好,天然資源石油、錫礦十分充裕,其中以錫器最為特別,它的裝飾味道又比泰國鋁器鍍亮銀重,泰國完全在生活中使用,東馬觀光資源比西馬要豐富多元。菲律賓也是多島嶼國家,在1960年代國民所得及工業水平因美國長期託管下,比台灣高,記得台灣要創辦大印刷廠的1950年代末期,仍派人前往菲律賓美國安全分署印刷廠學藝,天主教的裝飾展出,也有些西班牙人及葡萄牙麥哲倫史蹟。印度和巴基斯坦兩國,應該有參展,不過已經沒有任何記憶。

八、 中東諸國及非洲國家館
地標上沙烏地阿拉伯純白圖塔建於平房上方,造型一眼看出阿拉伯味道,科威特也在緊鄰有二十多個尖端金色圓頂平房,也是很容易看得出來,兩館緊鄰,比起馬來西亞小、比中華民國館更小一些,因為在1972年能源危機前,每桶原油只有兩元美金,比水便宜很多,所以展出都是教真寺、麥加聖地圖片,不然也是棕梠產品、蜜棗、牛羊皮毛製品,1958年中東戰爭原油供應不足,歐洲石油猛漲,但馬上下降,但1972年OPEC產油聯盟用力拉抬下,產生第一次石油危機、加上1978年的第二次危機,產油國就非昔日吳下阿蒙,我有時想很巧合凡是拜「阿拉真主」的地區,都容易產石油,他們的王公貴冑買英國勞斯萊斯汽車,前面銀天使不能俯身站立,要跪膝展翅才買,結果車廠也照辦了,接著以一、二百公里速度飛馳,撞上駱駝也是非常慘重的,阿拉伯、科威特及約旦的展示,只是一些圖騰不同,其餘變化不大。伊朗是在巴勒維國王統治下,古波斯的風華古物很多,看來就很有歷史價值,尤其一些神像、祭壇平常我們看的佛、道教不同,尤其雕刻圖像上差異最大,波斯的大型地毯也是非常豪華及賞心悅目的。另外伊拉克的兩河文化古文明也有展出,但日本人在1970年以後去考古,挖掘很多古器物,其中二千多年前玻璃飾品、器皿比較特殊。

非洲除了埃古之外,也有好幾個國家參展,所謂之一個館,前門進、後門出只有十來步而已,掛一些象牙、斑馬皮、獅子頭等等,一些木刻人像、面具,比較有規模烏干達、奈及利亞、加納、塞內加爾、蘇丹、肯亞及南非。烏干達由強人安明達拉擔任總統,有三個尖頂黃橙色建築,內容物什麼也不記得,只是後來發生以色列突擊隊,夜間偷襲這位會吃人肉的獨裁者監獄,救出人質,在1970年代狩獵仍被許可,象牙、犀角仍然是世界飾物、寶物雕刻材料,尤其漢方藥犀角是退熱聖品。在南非有祖魯族橄欖型皮盾牌、矛及弓箭等,南金、鑽石仍然是南非重要資源,還有鈾礦做為核能發電、動力及核彈原料,南非的開普敦、好望角及觀光美景很有特色。

九、 紐、澳極大洋洲
紐西蘭館就在中華民國館門前,四個尖笠型兩層樓建築,這個畜牧大國羊隻比人口多十幾倍,牛群也很多,自然景觀很美的國土,所以非常美的佈置,當時還不知,數年後有更多遊客到當地,才知一位同學在那邊發財,光是靠著一隻鹿的上上下下便賣得不少錢,鹿角、鹿耳到鹿鞭,當地人不會要的,台灣客拼命買,這也是發觀光財。澳洲館的造型最特殊之一,是以一個像恐龍上身的吊架,底下延伸鋼條放射狀吊起一個圓蓋屋頂,很有特殊造型,相對於澳洲的凸出,邊上德國館則以半地下化入只,上面頂一個空架球體,插上兩支德國國旗及中間一支日本旗。澳洲的珍稀動物袋鼠、袋狼、鴨嘴獸等生物,鐵礦、鋁礦到大堡礁、巨石,在人文上比不過其他國家,在自然資源上卻是世界少有的。2005年世界資源感到嚴重短缺,中國上海寶鋼公司緊急向澳洲合約買下二十年供應鐵砂的採礦權,以免未來在高度化建設、交通、工業和其他民生大量鋼鐵需求時,能不虞原料的匱乏。

大洋洲的國家不少,像大溪地、新喀里多尼亞、關島、幾內亞等,都是法國、美國託管地,只有斐濟群島有參加博覽會。

十、 南美、中美各國及美加各洲館
巴西是日本在二次大戰前海外移民大國,所以慎重參加展覽,南美又有一番不同熱情嘉年華、森林和亞瑪森流域。阿根廷在當時也因未受戰火,所以在農牧產品及經濟水平上有很凸出,到後面福克蘭群島戰爭才走下坡。中美洲也應有國家參展,可能是有運河的巴拿馬,墨西哥就很有看頭金銀裝飾的天主教聖壇,是整個搬來展覽,包括有多幅油畫的聖像也一同在神壇上,馬雅文化,太陽的圖騰,金質各種寶石鑲嵌器古物、頭飾,在1968年曾在東京高島屋百貨公司,看到馬雅的木乃伊是一種蹲瓷的葬法,重要是在數百至一千多年前,他們已經可以做腦部的開頭髗手術,而木乃伊的髗骨在手術後有活存十年、二十年上的癒合接口鈣質密合痕跡,對這種高度技巧而危險手術,除非傳說中的華陀再世,否則是近百年來才有的醫學科技,因此對馬雅的天文、農耕、建築也多存一份敬意。在三十多年前中南美算是很遙遠國度,其他祕魯、智利、薩爾瓦多、宏都拉斯等國也知之甚少,想不到有一天日本人藤森氏會在祕魯選上總統的。

美國也有幾個州到日本大阪參展,其中以華盛頓州有一個很大方型館,在波音公司的航空事業主導下,華盛頓州的周邊產業、工業也很發達,農產品也十分豐富,只有蘋果和日本在當時是相抵觸,後來就產生產品區隔,日本一個世界一的蘋果要60美元以上,超貴的,有一年日本青森遇到秋颱,90%蘋果被掃下地,剩下不到10%的收成,他們打出一個口號:「不落榜」的蘋果,結果大賣貴蘋果撈回老本,就如選舉、考試:「包粽」一樣好彩頭。華盛頓州二十年後「微軟」公司崛起,在當時一點影子也沒有。美國加州及其他一、兩洲也參加展覽,也就少不了牛仔及新格蘭的龍蝦宣傳。加拿大是前一屆萬國博覽會主辦國,日本做為接辦國所以全力支援,加拿大本身也有五支傘形鏡子及三角錐柱,撐在半空中很特別,本身的森林及工業展品較多,是以木材牆板圍起的空間。在1970年加拿大魁北克法語區,一直在主張要從加拿大獨立出來,當時英國的「大英國協」仍有很大力量,反倒加拿大離開大英國協後,魁北克也較少主張獨立。英屬哥倫比亞省很特別,他們運來近百枝有60米長巨大針葉木,而且每一根都是筆直的,合在一起造成一座由高往下曲線體延伸、也是一階、一階的場內最高大建築,其實他們也沒有內室供人參觀,都是氣勢磅礡,在前端很短木樁部分建有水池,有鶴並群雞的表徵。如美國、加拿大的聯邦方式,各地方自治省州,也有相當人力、財力去發展產業和觀光事業。在英屬哥倫比亞館之旁有挪威、瑞典、丹麥三支國旗,他們稱Royal Viking餐廳,是全部在一之一支白洋傘下,並沒有太多展品,只有盾牌、獨木舟及單帆之類。

十一、太陽塔和日本國家館
在很大將近一百公頃的土地上,有七十多座的建築物,也有人工湖泊及河流,加上一些剛種下不久的路樹,加上一座兒童樂園,並有摩天輪在兒童樂園裡面。而整個展覽會的標誌性建築,是在祭典廣場前方的太陽塔,是EXPO’70的主題造型,包括現場、平面媒體到紀念品,全部用這個伸展雙臂向上站立的人型,除了頂上有黃金微波或雷達接收器,代表訊息無遠弗屆的溝通之外,也有雙眼方式藍燈照向很遠地方,至於太陽代中間的臉既有正面雙眼、又有半側臉,右邊向左邊重疊,這倒不是原創性構思,它是抄襲畢卡索的印象派人物臉部造型浮雕表現法,但線條有存疑不和善的遺憾。在底部有入口進入幽暗有光纖(當時很先進)彩色光點由光纖切口照出,因為日本使用太陽做國旗、日本兩字也是太陽昇起之地,這個館也就留在當地一直保存下來,現在從高速公路通過千里丘附近,仍可見到它整個塔身。在日本工藝史上這個太陽塔外部造型、定義,都不及像巴黎萬博的艾飛爾塔、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原子模塔在長時間之後,仍受世人欽敬。後面有一大片廣場,有各式各樣表演,筆者看到的是英國御林軍到場,為英國日的花式隊伍演出。每一個時段有各國數十種不同演出,也是大會特色。日本國家館,是日本政府的體制、各府道縣的介紹,也包括各地風景、物產,中央政府的貿易、工業及交通建設,日本在1964年東京奧運會,改善了東京都內高架道路、東名(東京和名古屋間)、名神(名古屋和神戶間)高速道路,新幹線子彈列車,展出內容很多,出自官府中規中矩的展示,並沒有很突出表現。另外在廣場之後,有一座斜頂美術館,以日本各種繪畫及雕塑作品展示,其中日本畫(後來稱為膠彩畫)為數不少,它是唐朝傳入日本,以動物膠熬成黏性液體,混合礦物性彩色塗繪,或先上膠再上石礦色粉。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也吸收很多西方科技和藝術,所以大尺寸西畫、雕塑也不少,表現日本藝術成就。

十二、日本各大商社展館
日本IBM館,雖是外國公司,卻有濃濃日本味道,一方面用西洋的領導者,在浩瀚海邊資訊裡做決策,表示IBM統合了訊息,使領導者能給他最快、最正確資訊做出最明確的抉擇,再令一方面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將西元七世紀初到八世紀,日本派往中國的遣隋使、遣唐使事蹟呈現,今天在奈良留有很多當時唐式寺廟,如法隆寺、東大寺及唐招提寺等。當時日本人願冒生死危險,航海遠渡波濤洶湧的東海,由錢塘江口入杭州,沿京杭運河北上到長安遊學,入朝當官、入佛寺學習佛理,日本自從大化革新之後,因為這些中原歸來學者、官員、僧侶,才能建設日本成為一個文明社會及有知識有體制的政府體制,在以前從來不知日本和中國有這一條臍帶關係,IBM一個美國公司卻以這段文教傳承歷史,來闡述資訊和知識的重要性。在西元750年代日本著名學者吉備真備第二次赴中國,他所擔任第五次遣唐副使,在中國揚州將五次東渡日本傳佛教無法成行,大明寺住持鑑真大和尚,邀請同船往日本,這位雙目已盲高僧,為日本帶來完整佛理、典章制度及工藝製作,更光大了日本全面「唐化」的光輝歷史,文化是一種學習與包容粹煉,將新文化去蕪存菁的功夫,而成為一種很精緻像茶道、花道、棋藝及琴藝優質傳統藝術,中國的纏足、戀童癖在日本都沒有流行起來,今天台灣很多人都會喊出「去中國化」,包括韓國禁絕漢字,但這種人為阻攔只能斷一時不能斷一世,因為無根的文化是無法附著在歷史上的。在當時松下館是建在水上和式有竹影紙障門的很大展館,松下幸之助這位寒微出身,靠腳踏車的摩擦車輪發電機,來照明車前、後燈的小電氣起家,建立龐大消費電氣生產王國,電視是時代寵兒,我到1968年在大阪機場生平第一次看到彩色電視,日本當時有家庭3C口號,也就是Car汽車、Color TV彩視、Cooler冷氣機三樣C字現代產品,是每一位主婦和主人的夢想(日本男人在家像旅館一樣短暫),而除了Car之外,松下電氣國際牌National在日本最大市場佔有率,其他如Sanyo三洋、Sharp都是和松下有關人員,另立門戶所創的,Sony當時在收音機、音響、立體聲Hi Fi Stuido是新名詞,所以館內以產品的展示、居家豪華影視,錄音機都有、錄影機只有黑白的是專業人士專利。松下電氣公司有一個創舉,稱為「Time Capsule時間膠囊」,它製作兩個直徑一公尺大的不銹鋼氣密球體,將當時先進生活物品如錄音機(盤式磁帶式)、小家電、衣服、印刷品、文件等等諸多現存物品,用真空封入大膠囊中,並在大阪城前控地洞很深掩埋這兩個Time Capsule,一個在一百年後挖起,另外一個在兩千年後(企業、國家不知存在與否?)挖起,以便供後世人研究在EXPO’70時,日本一般庶民的生活及用品狀況,這是至今印象深刻的EXPO’70活動,一百年挖出來絕大多數參與者看不到了,兩千年後不知地球有無浩劫否?由誰負責去挖呢?日立館是圓型建築,以今天眼光看最像大樓頂上的冷氣機水冷塔,這一家在工業、電機很強事業,今天以電子、半導體及工業機具、自動控制強項。三菱重工尖錐狀外面以藍白物裝飾,漆上紅黑色,稱為三菱集團未來館,在發展光明年代,大家對未來充滿憧憬抱負很大的理想,館內有固定時間放映電影,由於排隊往往要1~2小時,日本人會把所要時間標示,如果時間夠就排吧!所以算好早場或晚場人少的時候進場可大幅節省排隊時間,記得影片中以海洋及太空兩大領域發展,其他也有汽車、火車(阿里山小火車有的仍然是三菱重工產品),如果說三菱重工在車輛之外,船舶製造和石川島重播磨公司在全球共享盛名,在航空也有新明和運輸機、民航機的設計,日本在二次大戰中所使用零式戰機,就是三菱產品,三菱在金融、貿易、石油、產業也都有很重要投資。和三菱齊名的三井也有參展,這也是一家國際經貿、物產及金融公司。綠色館是由大阪近邊幾家化妝品、藥品及民生用品公司合辦的展示,另外也有京都企業為主的芙蓉集團,展示京都的文化風土,很纖細的文化表現,和另外纖維館是以化學尼龍、特多龍為主展示,與日本和服厚實的夠麗又穩重風格不同,輕快、透明、鮮豔色彩為主,在1950年代末期台灣流行尼龍纖維布料,稱為「原子布」,一如今天什麼東西加奈米一樣,當時男人穿一件原子衫完全透明不太透氣衣服在街上,而且必須放一張紅色百元大鈔在口袋裡財富讓大家都看得見,算是一種流行和有錢表徵。日本的紡織工業如東洋紡績、日本紡績、東菱紡績等,在化學領域很非常出色。官營的電電公社,是電報、電話兩者稱為電電公社,以橙黃色尖柱體構成,當時是純說話和打電報,沒有電傳Telex及傳真Faxsimile(Fax)業務,在館內可以排隊打免費長途電話已經很好的服務,好像也有一、兩支可打國際電話,無線載波、微波傳輸等方法也在發展,而話題之一是光纖通訊,只知道拿來做透光五顏六色,並沒有雷射通訊科技可奧援,因為最初雷射體積龐大、價格太高,要做訊號控制也不容易,只知道一條光纖可通三、四百通的通訊,比銅導線七八道、最多十多道不同波長通訊波,有數十倍通訊能力。古河館是唐式七層寶塔,也是以斗拱支撐屋頂和屋簷,這是一家採礦和金屬冶鍊公司,本來是金銀銅採礦起家,後來轉往鋅、鋁、銅其他建築、產業用各種金屬產品,其實五行中每一種行業金、木、水、火、土,都有人展示,瓦斯有大阪瓦斯、東京及關西電力代表火的能源展示,出光石油也是水及化學,英屬哥倫比亞館的木頭,五行我們也不講「土」不值錢,有一家叫做京瓷Keosera的公司,是將瓷器這一項物質發展到極至,他們的精密陶瓷可以做剪刀、菜刀到切削用刀,其堅硬程度比海斯鋼高,接近鎢鋼的硬度,最重要不銹不鈍化,而且對磁帶剪輯不生磁性變化,京瓷後來發展到光學攝影機,今天從土發展的京瓷在半導體、電子、光電產業應用十分活躍,世界著名相機Contex(蔡司廠)也在京瓷工廠生產。新力Sony當時並未浮上檯面,盛田昭夫先生也正在美國為生產Walk man隨身聽到美國住幾年,才能理解世界最大、最富裕市場的需求呢?所以後來美日貿易逆差加劇,美國貿易部及廠家認為日本以低價傾銷產品,盛田昭夫很不客氣指出我們汽車和電器產品想外銷貴國,都一再傾聽市場的需求,我本人也到貴國住了三年,才知道因地廣人稀,跑一趟路購物不易,所以冰箱要特別大,但美國汽車工業從來不思我們日本街道狹小、油價很高,硬要把大轎車塞給我們日本,能找到多少人去買呢?1970年正是日本最蓄勢待發的年代,在戰後悲慘日子之後又重建信心和力量,在優秀教育和基礎建設之下,以大量生產創造消費,今天流行是創新個性化與眾不同,當時是流行別人有我也要有才不到落伍,所以生產者可以大量同一模式生產,以及日後機械手臂、機器人方式生產,大廠可以即時量產吃小廠,但今天講究與眾不同的流行,大廠不吃香了。

十二、做為國際萬花筒的見學者
台灣和日本是鄰近國家,而且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的二十五年之後,很多台灣習俗、言語中已逐漸融入了日本的思想和語言,尤其是西化的日本習慣,家中祖父仍有深厚漢學基礎和漢民族的學識意識,在1920年代出生的父母則大部份日本化,因此在這種家庭中長大孩子,從父母處得到親日感覺,也不排斥漢學及中原文化,到大阪參觀EXPO’70內容,日本文化及漢文化也是濃得化不開。四天既忙碌又緊湊的參觀取景活動時,只能以自己極為有限的知識和語文能力,去看去聽去理解千千萬萬過去、現在及未來可能發生的事務,既歡愉又興奮,在這個充滿無限發展可能憧憬的時代,沒有人說石油不足、能源不足議題,反過來人類首次登陸月球之旅對當時人們,更是無限的激勵和鼓舞,在這種氛圍下,做為這次盛會的「見學者」,看到從鐵幕內外的參展國家,所呈現出的科技、人文和社會狀況,其強弱已十分明顯可以判斷出來,自由、民主才是人類生存必要條件,一如空氣和水一樣,我們都希望這些都不虞匱乏。日本不論政府、民間企業,也都展現出強大的經濟和科技研發能力,更重要是向全世界發展貿易的企圖心,「日本第一」Japan as No1在十多年後達成了,不久又走入泡沫經濟的長期衰退期,主要的原因是在工業化時代,日本教育體系提供能力相當、素質整齊的人力有關,他們每一個人都十分方板很容易砌成一個新的建築架構中,但太方板的人卻無法在IT時代資訊化創意需求時,顯示每一個人的思考特質,呈現出與眾不同的創意和表現方式,這一點在EXPO’70的各建築館的外表,似乎也看得出這樣的訊息來。我們只要用一個事情就可以理解IT資訊科技,這三十六年來到底有多大的進步呢?像是NHK日本放送局他們當時要把EXPO’70開幕,當石坂泰三會長陪同日皇、皇后參加開幕的畫面,必須要用彩色底片拍攝下來,以航空方式送回東京總部,經過彩色沖洗才能送上彩色電視台播出,這一連串緊急忙碌的努力,中午的新聞要在晚上才能看得到,今天大大小小的電視台,SNG轉播車滿街跑,一點點小火災也都現場直播,在1970年連想都無法想像的高傳真、高效率的畫面呈現。這不表示當時的人比較笨,而是半導體、資訊電腦及影像科技,在硬體和軟體上多年來長足進步,同時在天空中有無數的衛星在運行,提供全球化無線自由化通訊的方便性。如果以這種程度的發展,我們才能理解為什麼西方科技文明在創意上趕上日本,但到了大量製造節骨眼上,又敗給日本、韓國、台灣,甚至於未來的中國、印度。

風水轉流轉、物極必反在年輕時似乎並沒有這份戒懼之心,但在物轉星移的歲月裡,才理解古人,甚至於動植物,它們都學會和自然和平相處的道理和方法,敬天畏人的理念,只有相互理解尊重才能長遠和平相處,回首1970年春天,在大阪千里丘四天盤桓看EXPO’70,正值意氣風發之年,看到人類意氣風發時代的氣勢,若說後來看神戶的Port pia神戶海洋博覽會、筑波Tsukuba科技博覽會,就沒有昔日大阪萬博的意氣風發,甚至於沒有一絲印象留在腦中,去年2005愛知博覽會,一共有兩千五百多萬人參觀,看一些電視轉播,想到每一個館要挑隊兩、三小時,去看一些談環保、看機器人表演,也就不想花那們大精神體力去看了,因為今天在家裡,透過電視、網路,可吸收到的知識,老早已經不必要行萬里路,也能勝讀萬卷書了!

[ 回上頁 ]